建设数字乡村,让乡村居民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

建设数字乡村,让乡村居民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建设数字乡村,让乡村居民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新京报专栏

  期盼已久的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终于来了,今年发布的时间比往年晚了一些,文件名为《关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

  文件的一个亮点是首次对数字乡村进行了统筹部署。具体内容上,包括了智慧农业、农民数字素养,数字技术赋能公共服务和乡村治理等多方面内容。几年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数字技术蓬勃兴起,我国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居于全球前列。而今,数字技术在乡村领域的应用场景也越来越多元,已成为拉动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新引擎。

  数字技术嵌入乡村发展的内在逻辑

  数字技术在发育智慧农业、辅助公共服务、便利信息传播和推动数字治理方面有着广泛的应用场景,为农业发展、公共服务和乡村治理现代化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援。

  在“三农”领域中,最早与数字技术发生融合的是农业产业。传感器、物联网技术很早就已经应用于农业领域,后来又逐步出现了精准农业、无人驾驶、智慧农场等复杂应用,可以说农业现代化过程很大程度上就是数字技术与农业的融合发育过程。

  数字技术的普及为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传统公共服务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手段,有效促进了传统公共服务数字化转型。比如说,很多地方发展的智慧医疗,可以利用AI技术远程辅助诊疗,农民可以就近解决一些医疗难题。

  公共信息服务是政府公共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数字技术各类信息的传播带来了巨大便利,更好满足了为人民群众对公共信息的需求。比如,有的地方开通了“智慧司法云”,通过云平台让城乡居民能够与律师、公证员、人民调解员实现“全天候沟通”。

  此外还有县域城乡的数字治理。随着各地积极推进数字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数字治理的作用越发凸显。当然,如今各地能够运用的数字技术其实都差不多,想让数字治理显成效,关键是看数字技术怎么能与社会治理衔接好。

建设数字乡村,让乡村居民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

  ▲2022年2月13日,湖北襄阳,农业技术人员在利用智慧农业管理系统管护草莓。图/IC photo

  乡村数字治理的理想图景

  乡村治理是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高级阶段,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处于独特位置。从数字乡村角度看,推进数字治理也比其他领域要面临更多困难。一些声音认为,一旦接入了数字技术,乡村治理很快就会变得便捷高效,似乎乡村善治在数字技术加持下一夜之间就实现了。

  这种想法不免天真,数字只是技术支援,不可能代替治理本身。更何况,现在的互联网技术,或许对远程手术等这些高精准度需求的领域而言还不够,但对一般社会治理而言,技术层面的需求早就能满足。

  所以说,实现乡村数字治理的智慧高效,关键还是要对传统治理活动开展流程再造。有的地方办业务,手机上要预约,然后操作半天填一堆东西,但真正到了现场之后,还要重新手工填写。如果类似这样的流程不改善,数字技术再强大也没有用武之地。

  二是政府拿到大数据之后要有分析挖掘能力。笔者曾在东部一个沿海省份看到,全省的农业农村情况能够在一张大屏幕上展示出来,但仅止步于展示,并无其他管理利用措施,而且展示中还有不少炫技的成分。这一方面是技术的过度使用,另一方面也是浪费了有价值的数据资源。

建设数字乡村,让乡村居民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

  ▲“数字乡村”联防联控平台。图/新华社

  更加注重数字技术的适配性

  数字技术必须找到适合的土壤。技术只有顺利导入一个地方社会,带动增长与发展,才真正具有社会价值;如果不具备这种适配性,再先进的技术也只具有实验室价值。比如,某些大型企业开发了全套的无人驾驶智能农场。这种技术对于数万亩的农场或许是有价值的,但对于分散的小农户就未必具有现实价值。技术赋能一定要避免盲目追求“高大上”,最好的技术一定是与特定人群的生产能力、知识水平相适配的技术。

  这几年,面对如火如荼的乡村建设大潮,我们一直在呼吁要避免在村庄层面的过度投入。刚刚发布的一号文件也提出来,不超越发展阶段搞大融资、大开发、大建设,避免无效投入造成浪费,防范村级债务风险。数字乡村建设也要注意这个问题。数字基础设施的布局和铺设,同样面临乡村人口外流和部分村庄空心化的问题,因此在建设过程中必须注重差异化和层次性,避免在数字领域出现超越发展阶段的盲目投入。

  特约撰稿人 | 陈明(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0)
上一篇 2022-02-23 22:24
下一篇 2022-02-25 11:2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央媒头条全球推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