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靠山散文:童趣

童趣(散文)

总是喜欢拿着手中的压岁钱,叫上一起玩耍的同伴,经常到熟悉的商店买起那爱放的二踢脚。

总是喜欢找人多的地方,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点着一根,只听炮“砰”的一声,这群人身上一点点泥。大年三十晚上,在吃完家里准备丰盛的年夜饭后,就去寻找伙伴们,显着这个村庄都是我们的。那时家家户户门前都装有灯笼,外面游玩的人很多。我们这群小娃娃也都什么也不怕。记得很清楚,那时爱花生、瓜子、糖,不是喜欢吃,而是到别人家中搞破坏,饭锅里放牛类、锁芯里放泥土…想象这样的画面谁不真生气,但就是那样,他们也很高兴,这时谁不喜欢热闹的年味。

总是喜欢在下雨的时候,和小伙伴们一起到溪流旁玩水。看见水就像镜子里的自己一样,脱掉布鞋,光着膀子  ,拿起在一旁寻找的木棒,开启了一天的捉鱼大赛。

总是喜欢在下雪的时候,一起玩捉迷藏,那雪白上印着“怪物”模样的影子,不管怎么藏都会很轻松找到。一起堆好的雪人还有没有人去破坏,一起打雪仗的人还能不能相聚,一起爬过的枣树现在还生长吗?真的,现在回想起来,多想回到从前,跟她说出自己到现在还没有说出的那句话。

总是喜欢在放学回家后,把一天负重累累的书包扔到一旁,期待着父母不在家,骑着一个星期都要换一次轮胎的自行车。

总是喜欢爬树上面唱歌,一次我和发小们在鱼塘旁一颗歪脖子树下玩“面包”,不知道什么时候 ,我们都纷纷上树  ,在那聊着黑猫警长最后有没有抓住一只耳。我高唱着现在也记不清的歌曲,正在忘我时,不知何时父亲来到树下,说了一句“下来,走,一起回家,我给你买了好吃的。”这时我就从已经留下最美歌声的树上像蜗牛一样慢慢悠悠到地。跟在父亲背后一直低头回到家,父亲气愤地说“跪下”。这是父亲让我第二次跪下,第一次是因为我偷爷爷的钱,去商店买零食分给发小一起吃,谁知道,前脚他把零食吃完,后脚就告诉我父亲。那时父亲正在从拖拉机车卸下砖厂拉的瓦片,只见得一块瓦片,啪的一声,摔碎在我的面前,父亲气愤地说“跪下”。

总是喜欢爬墙到别人菜园子偷吃番茄,记得很清楚,一次我刚偷到两个番茄,正准备吃,只听到有人在喊“谁家的免患子  ,敢到我家菜园子偷东西,瞧我不告诉你家长。”吓的呀,手抖着把番茄装进口袋,顺着墙根就爬上墙,一跃而下,来了个嘴啃土。但是就这样也不觉得疼,只觉得终于可以不被叫家长了,等我缓过神,从口袋里拿出“冒着生命”偷来的番茄,一看“咳”,破裂一个。就是因为这次爬墙,现在的脚留下了不能忘记的伤,居然当时我不这样觉得。

总是喜欢从高处往下跳,在村前有一二楼,很长时间没人居住,我和村后几个伙伴约好,本是去院子里偷桃子吃。谁知道呢,吃完桃子还想着上二楼顶部,刚好楼下旁有一麦秸堆,这时也不知道是谁脑子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我们从这里往下跳吧  ,电影里面都是这样的,谁不跳谁是小狗。”一听,我才不当小狗呢,就跟着大部队跳了下去,感觉很好,就是人从麦秸堆上面钻到了下面,不一会,麦秸堆乱得一团糟,拍拍身上的麦秸,哼着小歌,你怕我打的消失在晚霞中。

总是喜欢到瓜地里偷瓜吃,记得那时刚好放暑假,从河沟洗澡回村路上。看到一片瓜地,我和小爽、小磊、猛虎二将窃窃私语不到  1分钟,狂奔瓜地,寻找着猎物。偷吃就偷吃吧,还把吃完或者还没有熟的瓜,又给它复原了,想想那瓜还真的是甜。还记得烤地瓜的情景,地瓜没有吃几个  ,还把别人的地瓜地盘的就如狂风抚摸大地尘土一样,狼烟四起。吃烤地瓜还把嘴烫了一个泡,脸上鼻子上就像刚从炉灶爬出来一样,黑黝黝的。

总是喜欢…太多了,觉得那时我们童年才是真正的童年,没有学习压力,没有补习班的压力,没有兴趣班的压力。

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不是在温馨热闹年味中走亲串友要压岁钱的美好憧憬里,就是在全村人的喜爱下无忧无虑地成长着。不是在上学路麦田玩耍流着眼泪寻找丢失一元钱的天真画面里,就是在高高树上哼唱着也不知道的歌谣。

就这样,童年只是一段美好的时光,要把握住 ,给孩子们童年留下最美的身影和印象最深的情景。

就这样,我的童年一去不复回,再也寻找不到儿时那样快乐的事,现如今为生活而奋斗着 ,为理想而苟活着。回过头想想,还真是如此…

(2)
上一篇 2022-07-20 13:25
下一篇 2022-07-20 16:4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央媒头条全球推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