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莒南:怎么能让贪腐的村官一走了之?

山东莒南:怎么能让贪腐的村官一走了之?

一个被判刑还能再担任10年村书记的人、一个会同有关部门领导渎职、失职制造所谓“虚假党员”骗取党组织和入党积极分子的人、一个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还能被党委、政府按排照顾到上镇环卫所上班的村官,到底是一个什么面孔的人,让我们一起前往山东省莒南县坊前镇大峪崖村探个究竟、看个明白!请看来自该地的报道一一

山东莒南:怎么能让贪腐的村官一走了之?

大峪崖村共有1400多人,土地1800多亩,荒山、荒岭、荒坡1000多亩,地处国道沿线,离县城10里路,虽然地处丘岭地带,谈不上寸土寸金,依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也能达到寸土寸银的标准。

让我们一起看看领略大峪崖村民,提供该村书记闫朝军贪腐的一组组数据!

<1>自1998年,闫朝军通过不正当手段,任村书记以来,干着崽卖爷田心不痛的买卖,采用小步快跑、少批多占多卖的方法,挖集体的墙角损公肥私!

<2>1997年至2000年,村建养猪场后,以撒股的形式所获资金825341.68元去向不明。奇葩的盗窃案,疑相丛生,令人浮想联翩。1998年村委会办公室莫明其妙的被盗,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偷光顾盗窃的竞是,时任村会计闫朝军,所保管的村帐目12万元的白条单据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当时,县公安局也提取了犯罪嫌疑人的指纹和脚印,结论是内部作案,而且村两委也不予追究,所以该案一直悬而未果不了了之。事实是老书记被免职,而闫朝军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担任了村书记。

<3>2004年石线建炼油厂和以后两次转卖钱款不知去向!

<4>2008年龙潭南建三个化工厂和二个印染厂占地共占地220亩,土地价格是10000元至12000元。村帐户没有。

<5>2009年老村拆迁,国家土地增减挂项目,该村复垦土地200亩,给予650万元的补助款,也没有回应!规划新宅基地时,地势位置好的,他收2000元至3000元的地基钱,共300多套,这部分款去向成迷!闫朝军仅机械费就收入100多万元。

<6>2014年建市级湿地公园生态工程,简介牌上写占地640亩,包括污水处理厂60亩和580亩村民莱园和农田,每亩补1000元,但是邻村王家庄子每亩补1500元。还有七道拦河坝,河两岸的柳树、芦苇、莲花都是建湿地公园以前村集体的财产,村民没见补偿。

<7>2015年建西沟小坝,县建设局拔款197000元,仅用去56000元,剩余不知去向!

<8>2015年村规划建造8栋6层高的楼房,每栋楼造价400多万元,每套楼房居住面积130平方,村民交纳每套购楼款18.5000元,每栋楼收款540多万元,共收卖楼钱4320多万元,支出其它费用后,剩余的钱,到了那里?

山东莒南:怎么能让贪腐的村官一走了之?

没有闫朝军不敢做的事,在职期间,为了一时泄愤,晚上带人砸过乡党委的玻璃、门窗,放火烧过村民建好的养殖大棚和村民备用过冬的牛草垛,打骂过诉求公平、公正的村民,包养过小三并且借腹生子,更为严重的是2006年贩卖炸药1000斤、以及若干导火线和雷管,并致死人命一案,本该批捕法办,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直到2009年9月7日,才被莒南县法院判一缓二,2018年11月6日被开除党籍,2018年3月28日坊前镇党委来该村:宣布开除闫朝军的党籍,撤销村支部书记。撤职后,党委、政府又不厌其烦的把他按排到镇环卫所上班,可谓费尽心思的照顾,令人大开眼界!

一个又一个的村书记,踏着贪腐的脚印前行,实在是该村村民的不幸!2019年3月28日代理村书记闫朝臣和前任闫朝军相比也亳不隐晦逊色。卖地的手段也高度雷同。己上任便卖出养猪场48.89亩和院内渔池8.67亩共57.56亩,卖出钱款480万元,村委会帐户没有显示。在此基础上,闫朝臣又非法转让基本农田、林地、水塘60多亩,而且都改变了土地使用性质,为了达到目的,闫朝臣使用恶势力恐吓、诱导等手段,欺负不同意的百姓。如今该厂面积比原来扩增了一半还要多,用一人当道,鸡犬升天。这句话放在闫朝臣身上一点也不为过,扩占地交易成功后,其妻在厂内食堂做工,其子在厂里当司磅员,三弟、堂兄和侄子也都在厂子按排了合适的位置,享受着失地老百姓带来的红利!

欺上瞒下闫朝军伙同他人,渎职、失职,蒙骗党组织,哄骗个人,闫家禄在2011年7月1日,向村党支部递交入党申请书,2012年2月7日被纳入入党积极分子,2013年参加全镇组织入党考试并且考试合格,2014年预备,预备期满后,村分管组织的联络员,在手机上给他发了党员转正表,并让闫家禄下载了灯塔软件,灯塔软件上,该村党员名单中有闫家禄的名字,2014年8月22日,村里通知他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党员会议,在以后的时间里,他按时参加完成党组织交给的每项任务、按时交纳党费、按时参加党组织的每月学习日,直到2020下半年,交党费不收后,闫家禄多方打听后,才知道自己的党员身份是假的,这个奇形怪壮的神操作,在这个虚无缥缈的美丽借口的背后,究竟酝酿着什么?说明了什么?印证了什么!

山东莒南:怎么能让贪腐的村官一走了之?

20多年来,该村每年资金流动近千万元,村集体收支帐目:政府拔付款、社会名界捐赠的各类救灾救助、补助、扶贫补贴款等资金物资,从来不公开透明,公开村务信息更是无从谈起,村民监督,村两委名义上各负其责,实际上形同虚设,会计帐目闫朝军一人操办,名符其实的造就了一笔又一笔的乱帐、糊涂账,多年混乱不堪的财务管理害了集体,苦了百姓,成就了闫朝军今天的财富集累,村民不知他贪了多少!只知道这个不经商,无企业的村官,在县城购买北环路集强嘉苑13号幢一单元2101室156平方和北环路万城瑞府20号楼一单元1302室137平方的两套楼房以及20号2层227室13平方的储藏室,价值近300万元,这还不算在春天花园又购买了一套楼房,有了好的住房,配置豪华轿车自然不在话下,闫朝军配备了一辆进口高档30多万元的马自达轿车,其女是在县政务大厅上班的临时雇员,月工资大约3000多元,购买了一辆宝马咪咪轿车,闫朝军家中4人,3辆轿车,儿子上初中,身价不菲,早已达到小康生活,这个多病的村书记,享受着镇领导的特殊照顾,带着失落遗憾走了,到镇环卫所上班,这里面的深厚关系,令人羡慕。是不是和金钱赌注投资融合交织在一起,没有证据人们不能妄加评论,总之镇领导把老部下照顾的这个层面,也算尽心尽力了,令世人感动。

山东莒南:怎么能让贪腐的村官一走了之?

让世人记住:感情的交际归关心,钱款的交易归向法律。不论怎样离职,国家的离任审计制度,还是要遵照执行的,以闫朝军这样的小村官,“大人物”,是不是应该搞个异地审计更为合适,更能按抚大峪崖村老百姓,那颗愤怒的心,从而更好的顺民心合民意。村民等待着,社会也在等待着……

山东莒南:怎么能让贪腐的村官一走了之?

至此:中央纪委监委、山东省市纪委监委、国家信访局、期盼以上相关部门严查下级村委书记以及镇级渎职干部、

本人对以上所陈述的内容的真实性负有相应的法律责任。

来源北京法制

(54)
上一篇 2022-07-30 22:22
下一篇 2022-07-31 10:4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央媒头条全球推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