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国际组织改写全球权力格局

当今的国际形势风起云涌,纷繁复杂,建构在国家利益上的国际格局也发生着演变。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改变着自二战以后形成的世界格局。研发,融资,生产,销售的全球化,在为世界经济造就繁荣的同时,也深刻地改变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力量对比。

2008年的金融危机宣告了全球新秩序的构建已刻不容缓。肇始于发达国家的危机,通过投资、贸易等方式逐步演变成了欧洲债务危机,新兴经济体热钱异动等形式,持续冲击着旧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

在全球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过程中,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正逐步改变。尽管对话和协商仍然是处理国际事务的主要手段。G20国家领导人峰会开始取代G8峰会,来协商国际金融改革和国际经济新秩序。朝鲜半岛核问题、伊朗核问题等地区危机,除了在原有的联合国框架下对话协商外,六方会谈又成为了解决问题的新途径。

有关机构预测,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总量很可能在今年就能与发达国家分庭抗礼。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力量消长正日益明显。崛起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已经成为发达国家无法回避的新力量。越来越多的国际事务需要发展中国家的积极参与才能完成。

近年来,新的全球性、区域性政治经济合作组织层出不穷,国际性的峰会对话机制日益增多,政府首脑们进行磋商和政策协调的空间不断增大。以智库为主的民间智慧力量也方兴未艾。

从G8峰会到G20峰会,从亚太经合组织(APEC)到“东盟10+3领导人峰会”,从上海合作组织再到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本刊根据公开资料将近年来活跃在国际舞台上,影响世界格局发展变化的国际组织、峰会、智库列表总结如下,可管窥全球新格局变迁。

 新兴国际组织改写国际格局

联合国,世界银行,IMF构成了二战后世界治理秩序的三大基石。但是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区域合作组织的出现开始分化原有的国际组织的功能。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发展中国家都组成了地区合作政治,经济类合作组织如非洲联盟,加勒比国家联盟,亚太经合组织,海湾合作委员会等。

澳大利亚全球基金会秘书长史蒂夫·霍华德在第三届全球智库峰会讨论时表示:“国际社会也应该聆听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国家的声音,推动建立新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

这些组织成为了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为自己发声的好场所。作为全球最大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也在寻求“共赢式发展”,利用各类国际政治经济组织,加大与新兴市场国家的合作力度。

中国先后与中亚六国联合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与阿拉伯国家联盟成立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借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10+3”峰会的框架,深化与东盟合作,与非洲国家成立中非合作论坛,并成为美洲国家组织观察员。

以上海合作组织为例,2001年6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等六国元首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宣告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立。

上海合作组织是第一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组织,也成为打击中亚地区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有力平台。

2009年,金砖国家会晤机制的正式建立,则完全向世界表明了新兴市场国家话语权的崛起。在2013年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中,还有15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受邀出席,更凸显了发展中的新兴市场国家愿意增强沟通与对话、互信与了解,努力实现全球经济均衡发展的决心。

随着国际经济、政治势力的此消彼长,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正借助越来越多的经济和政治组织,实现经济健康发展,不断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做着新的努力,成为影响国际形势的重要力量。

 让世界倾听亚洲

为解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2008年底,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在华盛顿举办了首届G20领导人峰会。G20是由原来的8个工业国集团与中国、巴西、南非等多个发展中国家所组成的对话协商机制。由此正式宣告了G20替代G8成为协商解决国际事务的新平台。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主要发达经济体先后陷入衰退,只有新兴市场经济体依然保持强劲增长,这使得发达国家越来越需要借助对话机制,与发展中国家分享全球治理的权力。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国际峰会都落户亚洲。

除了G20,最为全球瞩目的峰会就要是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APEC本来是为亚太地区领导人就全球及地区形势交换意见的最高级别会议。有评论认为,相对于G8,APEC至今仍在发挥作用的主要原因就是亚洲经济的高速成长,为整个亚洲国家赢得了参与全球治理的权利。

在第三届全球智库峰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表示,当前世界经济重心正转向亚太地区,而亚太地区经济重心在亚洲。亚洲拥有世界最庞大的消费群体,而且是成长中的消费群。亚洲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基地。

正是这一原因,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10+3峰会,东亚峰会,以及博鳌亚洲论坛机制相继建立,为世界倾听亚洲、亚洲融入世界都创造了良好的契机。

正是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越来越多的峰会落户亚洲,落户中国。2007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为中国“量身定造”的名为“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年会)”在中国大连举行首次年会,至今已在中国连续成功举办了6届。全球商界久负盛名的财富全球论坛今年也选择落户中国成都。

 中国智慧助力全球发展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世界愈发关注中国,各国智库也十分重视开展有关中国的研究,特别是探讨中国经济崛起的原因,分析对世界的深远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外知名智库直接参与了中国改革研究,将自己的思想、观点介绍给中国。以智库为主的智慧与思想的交锋正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广泛开展。

在北京举办的第三届全球智库峰会上,联合国副秘书长彼得·劳恩斯基表示,中国的人口占全球人口的五分之一,中国的决策对全球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这关系到全球的发展道路。彼得·劳恩斯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们的世界处处充满着贫富差距和冲突,我们都希望看看中国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是如何战胜这些挑战的。”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时间里,中国大批的人口脱贫,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国也已经实现,很多人都逐步过上了体面的生活。中国在金融危机后几年中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国内和国际的评论。作为为全球各国政府提供政策性参考研究的智库自然也不例外。

根据一份新近出炉的关于全球智库的报告显示,中国的智库数量已经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其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在近年来新设立的智库中,名列前茅。中国社科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等机构也跻身全球研究实力榜单前列。

随着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经济体综合实力的增强,如何能在全球经济、贸易、金融规则制定中抢占先机,赢得主动,又将如何与发达国家分享全球资源?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历史上的大国往往都是用战争手段来处理利益纷争,但他希望未来的国家能够探索出新的模式。

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理事会主席约翰·桑顿指出,应该打破悲剧性的历史规律,大国之间不要产生竞争和战争,应该追寻一种合作途径,实现共同繁荣,共同管理经济环境,推动和平。而要建造这种新的关系,智库则能起到重要作用。要想实现这一愿景,显然中国的智库责无旁贷。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编辑 186 0029 01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info@ymtt.org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