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作者:吴梅梅 编辑:Judy

对大部分创业者来说,“公司上市”是创业成功的一种的典型标志,也是创业过程中最具有仪式感和荣耀的时刻。

然而,就实现“财富自由”而言,“公司被收购”或许是另一种更直接的方式——尤其是那些能够被大厂收购的,创业公司往往有可能获得一些更好的溢价。

被大厂“收编”也意味着核心创始团队的人生轨迹从此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部分创业者会选择安心在大厂呆着。比如幼教软件袋鼠跳跳被并购后,其创始人贺亮之后一直负责腾讯的“企鹅童话”业务线。

也有的创业者在大厂适应一阵后选择离开,再出去闯一闯。

IT桔子整理了以BAT为代表的大厂收购的创业公司中,创业者后续再次创业的部分案例。

其中,创业项目被腾讯收购后继续创业的有蝉游记创始人纯银、游戏谷创始人张福茂、DNSPod创始人吴洪声等创业者;

创业项目被百度收购后再创业的包括糯米网创始人沈博阳、去哪儿创始人陈刚和庄辰超、渡鸦科技创始人吕骋、传课网创始人王海明、今晚看啥创始人汪冠春等人;

创业项目被阿里收购后再创业的有点我达创始人赵剑锋、趣拍云创始人王强宇、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客如云创始人彭雷等创业者。

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基于上述曾经被BAT“收编”过的创业者的情况,我们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

有的创业者始终专注一个领域,比如张福茂,创办游戏谷被腾讯收购后继续创业,做了两个游戏项目「糖谷游戏」和「寰宇九州」;有的则尝试在多个不同的赛道转换,百度创始七剑客之一雷鸣创办了酷我音乐,之后创业分别涉足了教育硬件和医疗两大领域。

第一次创业,公司就被 BAT 收购的创业者有饿了么张旭豪、UC 何小鹏;其他多数创业者并非此类。

个别创业者不止一次收获大厂的青睐,比如何小鹏创办的 UC 被阿里收购后,二次创业小鹏汽车再次获得阿里的重金投资;2011 年 3 月,陈刚参与创建的铁友网(原久久票务网)被携程收购,之后陈刚创办途家网获得了携程的投资;还有刷机精灵创始人文博的二次创业项目真时科技 Pacewear 也收获了「前东家」腾讯的投资,不过遗憾的是该项目后已关闭。

有的项目被收购后,几个联合创始人再次合伙创业;而有的则分道扬镳,甚至是「另起炉灶」各自创业。比如点心移动被百度收购后,两位联创游敏丽和张磊分别创办了住趣家居网、Yeecall 一块超级电话。

多地数创业者是在被 BAT 收购后 2 年左右再次创业的,也有的创业者不到半年就「马不停蹄」创业了,包括沈博阳(先后创办糯米网、领英赤兔、蛋壳公寓)、何小鹏(创办 UC 和小鹏汽车)和黄修源(创办了积木热门视频、微听.FM、游侠汽车)。

经历两次被大厂收购的案例也有,比如庄辰超。去哪儿在 2011 年被百度收购后仍独立运营,创始人庄辰超带领去哪儿在美国上市;直到 2015 年 10 月去哪儿被携程收购后,2016 年他才卸任 CEO,再次重启创业投资,创办了新零售便利店项目便利蜂。

在上述创业者中,以代际来划分,70后创业者较多——先后创办游戏谷、糖谷游戏、寰宇九州的连续创业者张福茂(1977年生);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1976年生);小鹏汽车、小鹏汇天的创始人何小鹏(1977年生);酷我音乐创始人雷鸣(1975年生)等;他们的年龄比马化腾平均小5岁。他们多数又是75后。

这批75后创业者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他们创办了移动端的系统工具或应用,踩上了时代的红利。

80后创业者也有,比如把饿了么卖给阿里后进军高尔夫运动的张旭豪,出生于1985年,饿了么是他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时创办的项目;汪冠春出生于1984年,本科毕业于上海交大,2011年创办今晚看啥,被百度收购后在百度工作一段时间,2015再次创办来也科技;以及创办客如云后二次创业做脑虎科技的彭雷,生于1980年。这些80后创业者们赶上了传统企业数字化、O2O的浪潮,他们用互联网思维改造了传统的本地生活服务业。

经历大厂收购的90后创业者目前很少,目前了解到,上表中仅有渡鸦科技创始人吕骋,属于此例。

70后“半路出家”的产品人纯银V,创业5次成功过也失败过

职业生涯关键词:游戏,编辑,产品,网易,旅游,携程,短视频,社交,连续创业

纯银原名郭子威,23岁前做过推销员,炒过股,当过法警;之后担任游戏周报的编辑,做到副主编的位置,后来辞职了。2004年,纯银创办了网页游戏脚本交易平台“简单游”。

2006年,纯银29岁,进入网易,任网易网站产品部总监,之后在网易履职长达6年。2012年他再次出发创业,创办旅游攻略项目蝉游记。这个项目在当时的旅游圈中小有名气,并且在1年内连续获得了经纬创投支持的天使轮、A轮融资。

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2014年纯银把蝉游记卖给了在线旅游OTA老大哥携程,之后他也进入携程工作。但双方之间的诉求有些背离。一气之下,2015年他放弃携程的期权,重新开启旅游创业之路,创办了球球科技,并开发了氢气球app。

可惜,氢气球没有再续蝉游记的辉煌,甚至无法获得资本的支持,最终项目以融资失败、团队解散告终。

经历这次事件后,纯银公开表示从此将告别旅游行业创业,不再涉足。

短暂的休整后,在2016年11月,年近40的纯银再次进入新的创业阶段,方向是短视频领域,项目名是猫饼。为此,他还拉来了 “堆糖”的创始人张涓合伙创业。

他很巧妙地再次踩在了风口上,项目也很顺利地融资。2017年1月,猫饼获得了合鲸资本领投,真格基金跟投的数百万元天使投资。只不过,纯银还是没坚持超过2年,又把项目卖给了当时极力押注短视频的“金主”腾讯。

这次不同的是,纯银并没有随着项目入职腾讯,而是选择“全身而退”。

虽然项目没了,但闲着是不可能的。在这之后,纯银又双叒叕创业了!

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匿名社交应用一罐APP发布于2018年6月,软件的定位是做一个“树洞”。

纯银曾这样评价这款产品:“这是我身为产品汪的代表作,它并非我为95后或者00后做的APP,而是我送给自己的42岁礼物,恰好让小孩子们也喜欢罢了。”

虽然产品愿景是好的,但匿名社交不幸“撞到枪口上”了。勉强维持2年后,纯银原计划解散团队,后来即刻有意接收产品和团队,2019年11月即刻将一罐收入囊中,重新一线了一罐。目前一罐APP的官网页面,显示这是一个为社恐患者定制的社交app。

实际上,2020年3月即刻又发布了新的婚恋社交产品橙APP,主打女性主导的约会社交。即刻之所以能够快速试水社交新业务,主要得益于此前收购了原有的一罐社交创业团队。

纯银既是创业者,也是产品经理,他写下了大关于产品深度思考的博客,这些文章影响了很多互联网圈内人。

关于退休,纯银的观点也很有意思——“退休”的意思不是退下去不干活了,而是卸下对金钱的期许,特别单纯地为了工作的乐趣而工作,尤其是为了更多的人生经历而生活。

80后张旭豪,“天选创业者”非他莫属

职业生涯关键词:研究生,外卖,校园创业,阿里,高尔夫,运动员

95亿美元,这是阿里史上花费最贵的一笔收购了。它超过了此前阿里收购优酷的46.7亿美元,以及后来者阿里花20亿美元收购的考拉海购。

然而,这笔惊天收购案花落年仅33岁的张旭豪,所谓的“天选之子”大概是这样的吧:年纪轻轻首次创业就“相当成功”——白手起家,从0到1,送过外卖,打过硬仗,35岁前就能实现财富自由,拿到足够退休的钱。

这不禁让人好奇,他是怎么把饿了么做大的?他现在又在干嘛?

2008年,张旭豪和同学在上海交大宿舍刚刚看完电影《硅谷海盗》,受电影的启发,他们有了一个创业的idea:网上外卖,当时的项目名叫“饭急送”。于是,张旭豪成为了最早的一批“外卖小哥”,骑着电动车在上海交大的校园里送外卖。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一个外卖员出车祸了,此后,张旭豪决定不再做配送,而是由餐厅自配。2009年,他买下了饿了么的域名,饿了么网站随即上线。

张旭豪创业遇到的第一道坎是竞争对手。

当时小叶子订餐专注校园外卖,在高校圈已经积累了大量用户。相比大学生张旭豪骑着贷款的电动车谈生意,小叶子创始人开着跑车,更有企业家的做派,也更能赢得餐饮老板的认可。小叶子还通过赠送小礼物笼络了一批商家,大量商家不再选择饿了么。

张旭豪的应对之策是通过调研后发现商家接单的痛点,于是开发了饿了么餐厅管理系统。过程中,他还要挨个说服交大周边餐厅的老板买台式电脑、安装系统。为了团结商户,张旭豪还变通了商业模式:只收取软件年费,不再收取每单提成。通过这招,饿了么出奇制胜。

张旭豪说:“有些idea非常牛逼,但实现起来毫无美感。创业者要创新,但更要沉得住气,杂七杂八的事都要自己动手干,一点一滴坚持。”

张旭豪创业遇到的第二道坎是资金和团队。

早期饿了么很多成员都是大学生,临近毕业,人员大量流失。而且随着用户的增加,运营成本越来越高,资金和招人都是一大难题。

这时,天使投资人朱啸虎向张旭豪抛出了橄榄枝。他投了100万美金,钱是分段追加给的。当时饿了么经营范围仅限交大,他打给张旭豪25万美金说:“去把复旦覆盖了。”

融资后,张旭豪把公司搬进小别墅,重组团队,迅速把饿了么扩张到上海所有高校和其他城市。从此,饿了么发展也走上了正轨。

张旭豪创业遇到的第三道坎是巨头的“降维打击”。

2013年后,饿了么壮大,巨头也开始盯上了在线外卖业务。2013年底,阿里淘点点、美团外卖上线。2014年,“百度外卖”和小米“我有外卖”上线。

投资人徐新原本有意投资饿了么,跟美团王慧文通了一个三小时的电话后,她摇摇头:“(饿了么)好像打不过(美团)。”所以,徐新没有投。

后来,外卖市场这一仗打得旷日持久,所幸饿了么终究是打赢了阿里和百度——淘点点并入阿里口碑事业部,外卖业务被放弃;百度外卖曾经有机会争“第二”,最后被饿了么以8亿美元收购。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站在终场。

而这一切都是资本在“输血”。据统计,饿了么在2013年至2017年间共计拿到了总计超过33亿美元的8轮融资,其中,阿里对饿了么的投入已经超过15亿美元。

反复融资的代价是,张旭豪在饿了么的股权不断被稀释。

此外,饿了么还有一大挑战是创业近10年,盈利仍遥遥无期。

最后的最后,张旭豪效仿大众点评的张涛,准备把饿了么卖掉。阿里出价70亿美金,张旭豪又去找了美团;美团出价90亿美金,阿里这才以95亿美元高溢价收购饿了么。

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2021年底,沉寂三年后的张旭豪公布了自己的新创业项目——Playgolf。这次,张旭豪投资1.5亿元改造升级了原上海市黄兴公园高尔夫球场,除了运营高尔夫场地外,Playgolf还提供青少年高尔夫培训课程。

据了解,张旭豪是国家二级运动员,从小打篮球,进过上海卢湾区体校,与姚明是校友。

看得出来,这次他的创业大概率不是To VC的,不然也不会选择这么冷门的体育赛道了;当然,他可能也不需要再为融资发愁了,创业更多从“自身兴趣”出发,顺便满足一些市场需求。

张旭豪带领他的Playgolf能否将高尔夫这项运动在中国“平民化”“普及化”,我们拭目以待。

90后“非主流极客”吕骋,被百度收编是其创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职业生涯关键词:赛车,校园社交,音乐,硬件,游戏,AI

吕骋是特立独行的90后创业者。在学生时代,他一度沉迷打游戏,一直打进了魔兽半职业战队;后来他喜欢上赛车,练成半职业选手;为了赛车,他还花了1.2万美元做了近视手术。

大学期间,吕骋曾试图做一款校园社交产品Timeet,但由于项目本身创意有限,吕骋的创业首秀以失败而告终。

2013年,吕骋大学毕业,回国创立渡鸦科技,其早期产品是一款名为“乐流”的音乐播放器。乐流研发了智能交互平台“Flow”,即选择用语音输入的方式,通过虚拟人工智能助手帮助用户在同一个APP中完成听歌、打车等任务。

2014年5月,吕骋参加了一场项目路演,他是最后一个出场的选手,演示了乐流以及智能交互平台Flow的雏形。任路演评委的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把吕骋拉到会场角落,当场给出百万美金的Termsheet。

2017年2月,吕骋所创立的渡鸦科技被百度全资收购。据猜测,收购价格为9000万美元。年仅27岁的吕骋携团队加盟百度,并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一职。

把公司卖给BAT后,他们拿着“退休”的钱再次创业

吕骋透露,一开始他没打算把渡鸦卖掉,他以玩笑的方式向Robin(李彦宏)提出许多先决条件——收购可以,但必须“团队独立,办公室独立,品牌独立,设计产品的权利独立,没有对赌,没有金钱绑定,没有竞业限制”。没想到,李彦宏居然全都同意了。

这时,吕骋也迎来了其人生职业生涯中的一段“高光时刻”。他甚至还站上了讲台,和李彦宏同框,共同为百度硬件产品Raven H站台发声。

2018年8月,从百度离开不久,吕骋在洛杉矶好莱坞附近开始了新的创业项目rct studio,致力于通过AI研发下一代沉浸式交互娱乐体验。2019年2月,吕骋带着新项目rct studio参加了Y Combinator Demoday的路演。路演结束后,当场就拿下了去万美元的Termsheet。

据了解,rct studio在美国和北京同时设立了办公室,目前已经获得了多轮融资。不过,从资方背景来看,主要还是国外风投机构。

通常情况下,大厂对外部收购的创业项目后有三种处理方式:

一,极大地保留原班人马,同时原有的业务和品牌继续保持独立发展,这种一般需要牵涉业绩对赌。比如阿里收购客如云。

二,通过业务重组和人员调整,吸收外部团队合并到大厂原有的团队和业务中,比如腾讯收购搜狗,搜狗部分人员合并到腾讯看点业务团队。

三,保留原有的团队,业务打散重做,目的是通过收购快速吸纳团队,适合探索新的业务;比如字节跳动收购清北网校。

原项目的核心创始团队几乎都有随项目留在大厂的“选择”,但我们发现这些创业者多数都有着“成自己伟业”或“创造者”、“主导者”心态。或长或短的时间之后,不少人都再次出发,继续闯荡。

最后,一句阿肆《仰世而来》的歌词送给永远出发,追梦的创业者们——

日夜潮起潮落,绝不迷失自我,我是我自己的桨自己的船自己的风帆。

(0)
上一篇 2022-05-19 09:08
下一篇 2022-05-20 17:0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央媒头条全球推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