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店楚简和通行本《道德经》都是儒家篡改版,帛书才是真本!

郭店楚简和通行本《道德经》都是儒家篡改版,帛书才是真本!

原创 道家大师兄

之前一直没有深究郭店楚简《老子》,主要把精力放在马王堆帛书《老子》上,原因主要有二:

其一:郭店楚简《老子》缺损严重,只有不到全本《道德经》三分之一的内容,没有什么太大的参考价值;

其二:郭店楚简《老子》值得一提的部分内容,又都是我认为本身就有问题的。比如“天下之物生于有,生于无”,我认为不是什么新思维,而只是脱失了重文符号,少了个“有”字;再比如“绝智弃辩,民利百倍。绝巧弃利,盗贼无有。绝伪弃虑,民复季子”,我认为只是墓主人出于个人立场或教学需要进行的改编(原因见下文详细论证)。

不过在昨天的群讨论中,有人提起郭店楚简《老子》应该是最优版本,而且《道德经》中批评儒家的部分是道家后学窜入,不是老子本义。对于这种论调我并不认可,于是仔细查找了资料,以下为详细论证。图片

论点:马王堆帛书才是目前最优版本的《道德经》,而非郭店楚简版

论据一:从墓葬规格分析,帛书的完整与珍贵程度是楚简完全无法相比的

马王堆汉墓墓葬的结构宏伟复杂,是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的家族墓地。墓葬共计出土丝织品、帛书、帛画、漆器、中草药等遗物3000余件。其中帛书共有28种,计十二万余字,内容涉及战国至西汉初期政治、军事、思想、文化及科学等各方面,堪称小型图书馆。

而郭店楚墓规格就差了许多,仅一棺一椁,随葬器物主要置于头箱与边箱中。出土竹简804枚,其中有字简730枚。均为先秦时期的文献,共16篇。其中道家文献2篇,儒家文献14篇,共计13000多个楚国文字。据专家考证,墓主人为“士”阶层的楚国贵族,或为“东宫之师”,从墓冢规格来看,墓主人已经比较落魄,地位并不是很尊贵。

一个是长沙国丞相,一个只是士族阶层知识分子,谁有更大的可能获得更珍贵、更全面的原本书籍,不言自明。所以楚墓所发现的楚简也是散放,没有刻意进行保护,不显珍贵;而在马王堆汉墓中,帛书被重重保护,珍而重之折放在一涂漆木匣中。

西汉以前,文字一般以竹简记载为主,帛书明显比竹简珍贵稀有的多,只有特别珍贵的文字资料才被王侯们采用帛书记载。所以通常讲,帛书所记载文字资料往往更真实,更珍贵。

图片

论据二:从个人立场分析,马王堆帛书才是更客观的版本

马王堆墓主,不是搞学问的,没有学派倾向,所以相对客观能够保存文章原貌。而郭店楚墓出土文章16篇,仅2篇是道家经典,可见墓主人治学以儒家为主。儒家的传统不用多说,从孔子带头删诗改史开始,“笔削春秋”就是儒生基操。古人没有什么版权意识,文章传播途径单一,只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面对与自己理念截然相反的内容,抄写者略作改动是再正常不过的。

楚简老子有甲、乙、丙三篇,所用竹简形制各不相同,而三篇笔迹相同,证明是一人所写。楚简《语丛四》中抄录了《庄子 胠箧》的内容,而《胠箧》篇中已经有绝仁弃义、绝圣弃智的说法了,墓主人弃之不用,明显是带有个人倾向。并且同时期的韩非注本已经是五千言版本,说明郭店楚简是摘抄本,是有选择性的摘录改编而成。

楚简原文:绝智弃辩,民利百倍。绝巧弃利,盗贼无有。绝伪弃诈,民复季子。三言以为使不足,或命之或呼属。视素保朴,少私寡欲。

德国汉学家瓦格纳认为,楚简“绝智弃辩,绝巧弃利,绝伪弃诈”与后文作总结的“视素保朴,少私寡欲”这两列内容不能相合,帛书批评的是儒家的价值观念,而楚简本重新设定了目标,反对墨家式的狡猾善辩,是“有意识地改动文献”。

而楚简的“绝智弃辩”,在马王堆帛书中通篇都未提到“辩”字,并没有让人弃辩,不辩,但通行本却有“大辩若讷”、“善者不辩”,与楚简本相通。并且这样的相通之处还有许多,从文字到内容,通行本都天然与楚简本更加亲近,类似一脉相承的关系。原因很简单,郭店楚简《老子》和通行本《道德经》,都是儒家篡改版本。因此通行本虽然此处没有继承“绝智弃辩”,却以一种更加巧妙的方式加入“善者不辩,辩者不善”、“大辩若讷”等帛书中没有的内容,属于对楚简本的优化与改进。

图片

论据三:从文本内容分析,楚简本与通行本有天然的近亲关系

郭店墓主人明显对道家理论功底不足,以至于在抄写老子过程中,不止一处断句失误。

比如第二十章“人之所畏,亦不可以不畏。人”,楚简自“不畏”处断开,而把“人”字放到下章“宠辱若惊”篇首,读“人宠辱若惊”,大失其义。通行本也据此断句,作“人之所畏,不可不畏”,把“人”字丢失了。

比如“是谓果而不强,其事好。长”,楚简在“长”字之前断句,把“长”字归到下一句,语义不通。

比如楚简“绝学无忧”句与通行本一样,与“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句分开,单独放在第二十章篇首。但在帛书版中,并无分章标记,根据句义来看应该与前句相合,作“见素抱朴,少私而寡欲。绝学无忧”。

比如楚简“古之善为士者”,与通行本同,而与帛书本异,帛书为“古之善为道者”。

比如楚简“孰能浊以静者,将徐清;孰能安以迬(动)者,将徐生”,与通行本同,与帛书本异。帛书为“浊而静之,徐清。安以重之,徐生”,语义简洁明了,楚简与通行本却画蛇添足,改成了病句。王弼注此句为“浊以靜物则得清,安以动物则得生,此自然之道也。孰能者,言其难也”。浊而静,物则得清,加孰能表示其难,可见本句是由帛书的“浊而静之,徐清”加“孰能”二字所成,好像顺理成章,但其实不通。“浊而静之,徐清”主语为物,“孰能”主语为人,一句双主语,典型的病句。

比如楚简本“天大,地大,道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焉,王居一焉”,把道、天、地、王的排序改变了,与儒家“一阴一阳之谓道”相合,故而把天地放在前面。也有人说因为道在天地之间,所以以此排序,然而《道德经》中明言道为“先天地生”,为“天地母”,何来先天地后道呢?

另外,从墓葬时间分析,帛书成书仅比楚简晚百年左右,而两者都是抄本,又如何知道它们各自的母本谁先谁后呢?仅从内容来看,毫无疑问楚简是居于帛书与通行本之间的,属于儒家对《老子》进行改编的过渡版本。所以综上分析,马王堆帛书版《老子》,才是目前最优的《道德经》版本!

(0)
上一篇 2022-07-23 07:25
下一篇 2022-07-23 08:5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央媒头条全球推介平台